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龙血武帝 第1029章 :无法面对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3:27

龙血武帝 第1029章 :无法面对

李梦璃看到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个战斗力都在转轮四变的高手,就这样被叶莫轻轻松松的击杀了?

倒在地上的苗三娘,爬了起来,脸上都呈现出无比的惊恐:“你到底是谁?你的实力为什么这么强?”

“哼。”

叶莫冷哼一声,淡淡的説道:“既然你那么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你不是问我为何会被那么多一流势力追杀吗?我乃是太古苍龙族的族人,太古苍龙族,你不会不知道。”

“什么?你是太古苍龙族的族人?”

苗三娘仿佛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随后她便回想起,她和叶莫第一次交手之时,便是看到叶莫的身躯有着龙纹缠身,龙纹缠身,那可是太古苍龙族的标志。

“不,不要杀我。”

苗三娘立刻跪倒在了地上,连连跪拜起来。

“我不会杀你,但是梦璃被你关在死亡监狱三年的时间,我会让她做主。”

叶莫淡淡的説道。

“梦璃?三年?”

苗三娘心里一惊,随后便是看着一旁缓缓站立起来的女子,赫然便是被她关押了三年,用来当做试验品的李梦璃。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dǐng∈∽diǎn∈∽小∈∽説,,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苗三娘完全不顾自己脸上身上的伤势,对着李梦璃连连磕头,知道眼前的少女,才是主宰她命运的人。

“不杀你?”

李梦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秀发,道:“你陷害于我

,让我喝下了死亡之水,险些将我害死,而且还将我关在死亡监狱,让我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你认为我会放了你吗?”

“不过,要我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

李梦璃似乎又回到了那公主的模样,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俏皮的表情:“只要你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弄到死亡之水的,我便可以饶你一命。”

“什么?”

苗三娘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服用死亡之水后,隐隐有着一种指示,你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死亡之水?”

李梦璃再次问道。

“我説了你就放了我?”

苗三娘问道。

“是的,你説了,我便不杀你。”

听着李梦璃的话,苗三娘又是将目光投向了叶莫,见叶莫也是diǎn了diǎn头,她便是説道:“灵武之域的极北之地,有着一处亡魂绝地的险地,有着一座亡魂山,那里镇压一只强大的亡魂魔帝,这亡魂魔帝,便是被镇压在了死亡泉水和生命泉水之下,我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才取得一瓶死亡之水的。”

“亡魂绝地?红菱,你可有听説过此地?”

叶莫问道。

“有所耳闻,据説这亡魂魔帝,乃是上古时期的绝世魔帝,实力早已经达到神尊,却被死亡泉水和生命泉水一起镇压,据説那泉水之下,还镇压了不少的邪魔,传闻远古三大家族的高手,都是进入过亡魂山的深处,想要和亡魂魔帝交涉,不过却不知道什么结果。”

红菱淡淡的説道:“像苗三娘那般,从亡魂绝地的亡魂山取得一瓶死亡之水,绝对是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只有神尊境的高手,才敢接近那里,也是灵武大陆十大绝地之一,而且一直没有被人融合成小世界。”

“你现在该放了我?”

苗三娘説道。

“我李梦璃説话算话,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李梦璃坏笑一声,双手一挥,便是在苗三娘的面前凝聚出了一面玄气镜子。

苗三娘抬头一看,便是看到镜子当中,一张布满鲜血,狰狞的脸蛋,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苗三娘立刻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之声,远远的传递了出去。

苗三娘施展死亡破灭图,被叶莫一掌将那些武器打在了她的身上,已经使得她的容貌全毁,而苗三娘最中意的便是她的容貌。

如今容貌全毁,让她难以接受。

还别説,李梦璃对他又出这一招,绝对是小魔女的风范。

“哼!”

叶莫冷哼一声,大手凭空一抓,一枚戒指便是出现在他的手中,还有便是那死亡破灭图,也被他掠了过来。

“苗三娘,我看你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我还是在送你一层!”

就在叶莫准备出手之声,那苗三娘居然单手一拍,顿时间,祭坛之中,再度引发出了一个大阵,将叶莫和李梦璃包围了起来。

轰隆隆!

“不好,这祭坛之中居然还埋伏了大阵!”

李梦璃立刻警惕了起来。

“不用怕,我来!”

咻咻咻咻!

血煞枪连连挥出,一道道血煞枪芒,化作圆弧月牙,一闪之下,刚刚引发出来的大阵,立刻奔溃。

紧接着,叶莫便是听到嗖了一声,苗三娘已经化作一道影子,向出口爆冲而去。

“该死,被她跑了!”

这个时候,须弥之戒的灵儿发出了一道怒骂之声。

“没事,就算她跑了,又能够去哪里?如今她的容貌已毁,就算回到云岚宗,那君少邪恐怕也不会搭理她。”

叶莫淡淡的説道。

“你没事,梦璃!”

叶莫并没有上前去追,而是转身看着眼前的少女。

“没事!”

李梦璃摇了摇头,便没有继续説话,而是缓缓的走出了第四层的监狱,道:“叶莫,谢谢你救了我,我要走了。”

“梦璃!”

叶莫瞬间便是出现在李梦璃的身后,缓缓的抱住了她,一脸深情:“不要离开,好吗?虽然现在的我,依旧没有保护你的实力,但是我会竭尽全力,好好的保护你。”

李梦璃摇了摇头,挣脱了叶莫,淡淡的説道:“我现在的实力,并不比你弱,我并不需要你的保护,我知道你并非是喜欢我,无非是想要弥补对我的愧疚,我承认我喜欢上了你,但是你对我的只有愧疚,就算我们在一起,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李梦璃的话,似乎戳中了叶莫的软肋,他的内心也是一阵的绞痛。

沉默了很久,叶莫丢了两件东西给李梦璃,道:“这是我的玉简,若是你遇到什么危险,可以随时通知我,还有着死亡破灭图,对你很有帮助。”

李梦璃也没有拒绝,接过玉简和死破灭图,diǎn了diǎn头,突然説道:“我想我永远也用不上这个玉简了。”

“梦璃,不管你在哪里,如果你感觉累了,你随时都可以回来,那时候的我,会拥有者最强壮的臂膀。”

叶莫认真的説道。

“最强壮的臂膀?可是你不是我该依靠的那个人,你杀了我哥哥,你杀了我父亲,我该如何去面对你?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李梦璃连续説了几个做不到,便是彻底消失在叶莫的眼前。

“对不起了,叶莫,或许我们永远也不会再见了!”

李梦璃直接将那个玉简给丢了。

鄂尔多斯治疗卵巢炎方法
泸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咸宁治疗男科费用
鄂尔多斯治疗卵巢炎费用
泸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