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九十八章 圣战的终极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5:37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九十八章 圣战的终极

高潮迭起的混沌海舞台上,情节跌宕起伏,可某些人愈加无法释怀。

震惊、惊惶、恐惧之后,是如火山爆发般的恶毒愤怒,埃西铎娜彻底失态,什么东西都可以点燃她的怒火,对着一切发泄。

在列萨托斯看来,母龙受重挫后智商指数直线下滑,她居然朝着雷电吼叫,还想去咬雨水。

“理智一点,翼龙都不会做这么蠢的姿态。”

“吼!理智,你总是这么理智!”埃西铎娜一个回身,嘴里焰星四射,双目充血滚圆,呲牙咧嘴如同失了崽的母兽。“五十年投入,情报搜集建设据点作战筹备你知道那是多少心血和成本吗!你不知道!法师脑子里只有冰冷的思维,我失败了,你一点也不痛惜!吼吼吼……”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你已经暴露在虹翼暴君的视野内,优势荡然无存……列萨托斯没把这话说出来,他的客观分析只会让埃西铎娜爆炸地更剧烈。

混沌海的能量风暴又开始活动了,不知道这一次会从界域漩涡灌进哪个不幸的位面。但身处其中的他们无法判断天灾的走向,尽量原路返回色彩领主的宫殿。

十臂挂靠在列萨托斯爪旁,呼吸带着血腥气。列萨托斯很欣赏他的造诣和强韧,在传奇法术反噬中卸除大部分伤害。飞到风暴带边缘时候,织法者嘶哑说:“埃西铎娜,我已经完成了约定,所以——臂环。”

不恰当的时机,列萨托斯叹气。

“没有没有没有!我的神格没了,你的臂环也没了!”

十臂的音调冷了一个温度,“这是事先说好的,我已经尽全力,错失战机的,不-是-我!”

狱火龙族长甩头看着织法者,“你在嘲笑我?嘲笑我!告诉你,想拿回臂环就要要付出更多!”

列萨托斯几乎可以在双方视线的交汇处看到仇恨发芽的模样,织法者走了,没再多说一句话,最后只回头看了金龙一眼:我们的约定。

目送十臂离开,狱火龙表情有些茫然,现在该干什么?

“你最好现在离开,去找部下返回火元素界。”

埃西铎娜尖声:“什么意思,你不一起走?”

“我很在意魔塚大军与史拉蟾的决战,留下观察情况。”

“那我也不走。”埃西铎娜不假思索回答,她还在发泄。

“想清楚,虹翼暴君的手下说风暴开始移动了,这意味着安全通路很快就会移位,你把十臂赶走,难道打算独自穿越风暴带?”他转头朝尸海飞去,身后传来狱火龙含糊不清的叫嚣和诅咒,列萨托斯也没在意,反复无常他领教过很多次了。

绕过半个圈确认狱火龙已经回程,他也掉头往回走,魔塚和史拉蟾打架,关他屁事,金龙要的在色彩宫殿。

黑龙鳞的革制表面光滑不吸水,以血做的颜料涂上去很快就滑落,一团模糊。

“亚杜尼斯死了。”

色彩领主瑞因布毫无反应,如同永恒停滞的幽灵,花了再画,画了又花。

“用这个吧,我从前学生的东西,人类尺寸,对你小了点。”列萨托斯递过一套画具。

“谢谢。”瑞因布兴高采烈接过,仿佛黑龙的价值还不如一支冬狼毫笔,他调熟练地调和油彩,往画布上涂抹起来。史拉蟾身上绚烂的色彩已经停止流动,皮肤透明得能看到血管和内脏,血磷暴怒的创伤已经不再流淌,这具躯体正在糜烂。

“你的血液快速地酸化。”

瑞因布细细涂抹着,“不用担心这个,我时间不多了。”

“亚杜尼斯说过,史拉蟾走到末路,什么意思。”

“你对原力了解多少?”

“组成宇宙的根本源质,如同潮汐起起落落,没有自己的意志却有本能。”

“就是这样,最早的史拉蟾是金色疯狂女士,我们的元祖,不管世事。而后是熵力领主,他创造了史拉蟾现有的一切。让宇宙重归混沌是他的终极目标,现在混乱原力潮汐达到巅峰,但巅峰总有回落的时候。熵力领主不甘失败,他想再推一把,号召所有史拉蟾回归混沌本质,我的生命正在流失。”

列萨托斯喃喃说:“原来如此,魔塚大军冒巨大风险打进混沌海,就是想在原力高峰之前消灭史拉蟾。你为什么没有参与?”

“原力赋予我存于世上的同时,我就背负了回归的命运,欣然而往。不过一片灰色的世界……多么无趣啊。”瑞因布把画板摆到各个角度,然后涂改。面对这么奇怪的理由,金龙无言。这是一个自由而倔强的灵魂。

大蟾蜍走动的时候,身体组织一块一块脱落,就像烂掉的水果。

“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瑞因布叹了一口气,念出一个咒语。干涸的颜料池底部洞开,一百多个硕大的卵漂浮上来。“这些是我的子嗣,我让他们重新回到初始形态,抽取了混乱的本质。”

“那就不是史拉蟾了。”

“不是最好,不用担负这命运。”他招手飘来一个,一只赤红色的大蟾蜍酣睡其中。瑞因布在他耳边细语:“……离开,离开吧。作为最后的火种,开始新的生命。史拉蟾的历史即将消泯,而你们即将新生。”

瑞因布看向列萨托斯,眼睛里有祈求。

金龙点头:“我会带他们到其他地方定居,但不能保证安全。”

“这就可以了。”色彩领主脚蹼发出光芒

,古老领主的力量精华汇入卵中,顷刻造就一个强大的术士。“他是我的长子,作为领袖。”

“名字呢。”

“……史拉蟾一生都在混沌中潜游,该上岸了。他就叫步行者,混乱中的步行者。”赤红色的蟾蜍不安扭动了几下,随后安静。

列萨托斯爪子一抬,蛙卵消失不见。“轮到我的问题了,原器——是不是如我所想。”

“我可以确切回答——没错。所谓原器是原力在潮汐巅峰时满溢而出,从而具象化的原力形态,它是原力在宇宙中的物质表现。具体来说,也是混沌海永恒风暴的风眼,它所过之处,风暴会席卷一切。”

就是这个!列萨托斯紧握爪子,心里对九狱之主的疑虑大大消减。核心情报是准确的。

脚蹼摸索着拿起画笔,列萨托斯才发现瑞因布双眼已经失去色彩,但是仍然蘸着颜料作画。这一趟混沌海没有白来,龙神之争和他关系不大,躲到萨拉弗虹翼暴君也找不到,只要能完成计划……

“最后的奉劝,咳咳,不要尝试……掌握原器。”史拉蟾领主低沉地说,他的声音逐渐无力。

列萨托斯正要离开的脚步立刻冻住了,他僵硬转过头,一字一字问:“我没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原器可以被个体意志掌控?”

色彩领主嘿嘿大笑起来,一团一团内脏碎片喷出,“原来……你和我说的不是一个方向。原器……当然可以被掌握!你以为熵力领主为什么要……牺牲所有同族,只不过他的做法……成功性太低太低。但……不是没有先例的,上一次双极圣战,有人成功过。”

列萨托斯的声线在颤抖,情况急转直下,满心欢喜被当头冷水泼下,史拉蟾的每一个字都指向可怕的结果。“谁,怎么做,什么因素。”

“很繁复的准备……几乎不可能做到。最重要的是,需要个封闭的环境……让原器的胚胎孵化,混沌海太大,物质性弱,能量性强,原器……不会……出现的。”声音已经弱不可闻。

“谁!”列萨托斯惶急问着,“上一次大战,到底是谁掌握了原器,用它做了什么?!”

瑞因布没有回答,庞大的身体化作脓水腐败瘫软,这是亚杜尼斯最后的诅咒。脚蹼间的画布落下,列萨托斯只看了图象一眼,如遭雷殛,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原来这才是真相,九狱之主的骗局!他根本就没想用原器消灭深渊!

金龙不可遏制颤抖着,他为计划所付出的,比埃西铎娜神格争夺要多十倍,极致失望后的狂怒也是十倍!

“阿斯摩蒂尔斯啊啊啊啊啊啊啊!!!”

————————————————————————————————————————————————————

埃西铎娜穿过传送门回到刺镣堡,她发泄了一路,现在一点也不生气了,从灵魂里透出的疲惫,是她唯一的知觉。

“族长,混沌海开始动荡了,需不需加固通道?”

“无所谓。”

“我们的最后一批贸易伙伴被魔鬼拉走了。”

“不管他。”

“毒火亲王十天前派来了使者……”

“我不见。”

埃西铎娜把一帮目瞪口呆的狱火龙丢在身后,径自回了龙巢。

房间那么大,那么稳固,女族长却感觉深深的不安。五十年投注的一切随着浩劫之龙突袭,化作尘土。巨大的失落感笼罩着她。

为什么这么巧,为什么这么强,为什么失败……她突然想到,如果这是安排好的,一切都是提亚玛特意志。从一开始神格争霸就是自己的错觉,其他四条龙不过是给祂半神儿子作为砥砺的磨刀石!狱火龙是写进菜单的名字,早晚被人吃掉!

这个想法让她血都冷了,身体蜷缩起来。她一闭眼,就感觉龙后的五颗头颅注视着她,眼里流出无尽的嘲讽。

雄心壮志如沙滩堡垒消失无踪,她第一个念头是自保。如何做?怎么做?

埃西铎娜不禁懊悔起对织法者的态度,不过,既然已经翻脸了就压榨到底,决不能道歉。反而金龙,还有修补的空间,从各个角度来说,他都站在虹翼暴君的对立面,比毒火亲王更可靠,这个外援一定要拉紧。

亲卫莽撞闯了进来,打断族长的思路,那神态埃西铎娜一看就知道是坏消息。她咧嘴苦笑,现在来说,还有什么消息能比虹翼暴君更坏呢?”

“族长!您的长子抓了三条金龙,还重伤了他们……”

埃西铎娜狂喷一口血!rs

沧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西藏妇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沧州治疗阳痿方法
西藏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