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武道之无尽轮回 第一章 初平二年

发布时间:2019-09-25 20:20:28

武道之无尽轮回 第一章 初平二年

“子烈!你怎么样了?快醒过来啊!村子快撑不住了!”

一个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郭龙真的意识逐渐的从黑暗中苏醒,喊杀声、狂笑声还有一些妇孺嚎哭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

他动了动手臂,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个面色有些枯黄的青年脸色焦急,看到他醒过来之后,顿时如释重负,像是有了依靠。

“这是怎么回事?”郭龙真晃了晃脑袋,感到一阵的头晕目眩,伸手往头上一摸,沾了一手的鲜血,他的脑袋不知道怎么受伤了,到处是血。

面色枯黄的青年见状,连忙把自己的粗布衣服撕下,给郭龙真包扎,“你醒了就好,刚才黄虎那厮出手偷袭,把你打晕了过去,是我把你救回来的,现在亭长正带着村子里的人和黄虎那厮厮杀,眼看就要挡不住了!”

“子烈,我们该怎么办?”面色枯黄的青年一脸的不知所措,现在村子面临危险,而他根本不是那群山贼的对手,心慌意乱之下,只能指望着郭龙真想出办法。

郭龙真慢慢的回过神来,这具身体的记忆逐渐的在脑海中浮现,如果想要完整的整理记忆,还需要两天的时间。

“在这个世界,我的名字叫做郭英,字子烈?”郭龙真意念一闪,知道了这具身体的名字,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心中不由自主的闪现出一个名字,孙茅,字子建,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发小。

“先扶我起来!”郭龙真手脚有些发软,目光看向四周,他现在正躺在一棵树下,四周是一座座茅草屋,不远处的茅草屋火焰熊熊,一阵阵喊杀声传来。

站起来之后,郭龙真发现远处一个身穿黑衣官衣手持长剑的中年人正在大声指挥着村民,和一伙手持刀枪的山贼厮杀着。

有两个山贼手持弓箭处在后方,时不时的放出冷箭,每一箭放出,就有一个村民惨叫着失去战斗力。有几个人被命中要害,惨叫了片刻便没了气息,在这个村子每一个村民都是家中的顶梁柱,每死一个人,就意味着一个家庭的破灭。

留在后方的妇孺见到这一幕,哭嚎着就想冲上去,用手中的木耙替丈夫报仇。

“这具身体,似乎只有炼精二重的力量,并且身体精气不足,平日一天两顿饭,每顿饭只有几个窝头,怪不得!”

郭龙真握了一下拳头,随着意识的恢复,他开始感应着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力量,简单的查看了一番记忆,心中有些郁闷。

武道修炼,精气充足才能事半功倍,这具身体的资质并不差,以前还应招前往郡中做了两年郡兵,得到一些简单的修炼方法,但限于身份低微,平时吃的还是一些粗糙食物,无法从食物中获取精气,直到现在才练到炼精二重。

这时,领头的山贼头目黄虎狂笑一声,一刀将面前的精壮汉子劈死,突破了村民的简单防线

武道之无尽轮回  第一章 初平二年

,直接冲到黑衣亭长面前,迎头便砍。

“贼子受死!”黑衣亭长浑然不惧,持剑迎了上去。

黑衣亭长和山贼头目两人都有着炼精二重左右的实力,刀劈剑刺,带出一阵阵呼啸的劲风,两人身旁的村民和山贼纷纷避开,唯恐受到波及。

嗖!嗖!

两个弓箭手趁着村民后退的机会,再次放出两箭,射中了两个村民的后背,箭头穿胸而出,两个村民往前跑了两步之后,便惨嚎着倒地死亡。

黑衣亭长见状,心中一急,要是不想办法对付这两个弓箭手,村子里的壮丁恐怕会被他们一个个射死,村子里有实力冲进贼群杀死弓箭手的只有他和郭英,现在郭英被黄虎偷袭,昏迷不醒,他又被黄虎死死的纠缠,根本腾不出手来。

“难道东乡亭会被这群贼寇攻破?”黑衣亭长心中一乱,剑法有了破绽,黄虎桀桀一笑,招式越发的狠毒,猛的连环三刀劈下,前一刀荡开长剑的防御,后两刀直接砍在黑衣亭长的胸口。

鲜血飞溅,黑衣亭长闷哼一声,快速的后退想要躲避对方接下来的攻击,不想胸膛的伤势太重速度一缓,被黄虎一脚踢飞,砸在不远处的火焰旁边,口吐鲜血没有了站起来的力量。

“亭长!”不远处的孙茅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的大叫一声,他是东乡亭的亭卒,在东乡亭的求盗被山贼杀死之后,就成了亭长鲜于燕的左右手,鲜于燕对他甚厚,眼见亭长生死不知,他顿时怒火燃烧,提起身旁的一把木质长枪就要冲过去。

一个山贼弓箭手见状冷笑一声,拉开长弓,对着他射出一箭,长箭嗖的一声,就来到孙茅的面前,眼看就要刺穿他的胸口。

“子建,你且退后,让我来!”郭龙真大步向前,一把将长箭抓住,随后猛的一掷,长箭带着呼啸的劲风,噗嗤一声,将这个山贼弓箭手射穿!

“这、、、怎么可能?”山贼弓箭手不敢相信的看向胸口的长箭,这个小村子竟然有人能手发利箭,威力不逊于弓弩,让人难以置信。

“郭英!是你,刚才没把你一掌打死,你不去逃命竟然还敢跳出来!”黄虎面色狰狞,他们这些山贼培养出一个弓箭手很不容易,没想到一下子就被杀了一个。

郭龙真哈哈一笑,双目精光一闪,冰寒的目光盯着不远处的黄虎,“黄虎,刚才你打扮成普通的山贼,趁我没有防备的时候偷袭,这笔账,我要和你算清楚!”

刚才简单查看记忆的时候,郭龙真已经弄清楚这具身体受伤的原因了,

黄虎先是一愣,随后狰狞一笑:“郭英你不必用大话诳我,脑袋硬接了我一记黒煞掌,我就不信你没有受伤!现在我这里有几十个弟兄,你死定了!”

郭龙真冷然一笑,“是吗?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看看你们这群贼寇是怎么杀我?”

说着,郭龙真纵身一跃,双腿带着强劲的劲风,轰然朝着黄虎砸下。这一招势大力沉,并不是什么绝学招式,但普通的一腿,在气劲的催动下,依旧有着开碑裂石的强劲威力。

黄虎身形一闪,躲了过去,哈哈一笑:“郭英,你最厉害的不是枪法吗?怎么不使出来?如果不用武器,你在我手里走不了十招!”

“对付你,还不值得让我用兵器!”

郭龙真势如奔雷,从天而降,一腿横扫,几个山贼顿时吐血惨叫而飞,紧接着,郭龙真右腿一弓,再次朝黄虎扫去。

黄虎舔了一下嘴唇,大吼一声,长刀横扫,准备一刀将对方的腿砍断。

郭龙真悄然冷笑一声,气劲猛然变的轻柔,脚步一滑,如灵龟浮水,就来到黄虎的身边,右手轻如灵蛇,一指点在黄虎的心口。

狂暴的气劲顿时将黄虎的心脏搅碎!

“怎么可能?”黄虎口鼻流血,五脏如刀绞,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想尽办法才打到的对手,一转眼就变得这么厉害,一招出手,就把他解决了。

扑通,黄虎不甘心的倒地。

“黄虎死了!大家快出手,把这些山贼全杀了!”孙茅大叫一声,手持木枪,带领着士气大振的村民冲去山贼群中,一枪刺死了一个山贼。

转眼间,几十个山贼死的死伤的伤,能逃出一条性命的极少,另一个山贼弓箭手被孙茅亲手杀死,算是为死去的村民报仇雪恨。

“子烈,这次多亏你出手杀了黄虎,东乡亭才没有被贼寇攻破,我代替大家谢谢你了!”亭长鲜于燕受了重伤但没有死,让孙茅搀着他走到了郭龙真身前,目光充满感激之色。

他身为亭长,如果被贼寇攻破东乡亭,他就算不死也会被县令下狱问罪,现在东乡亭不单没有被攻破,贼首黄虎还死在了这里,这可是一件不小的功劳。

“亭长说的哪里话,我也是东乡亭的一员,出手杀贼保护家乡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郭龙真笑着的说道。

“说的也是,不过子烈你真的不愿意当亭里的求盗么?刚才我看到你的实力增强许多,炼筋已经圆满了吧?你如果成为求盗,肯定能帮助大家抵挡山里的贼寇!”鲜于燕目光恳切,希望这个东乡亭第一高手能够帮助他保境安民。

郭龙真摇了摇头,他现在想要做的事情,是尽快恢复实力,根本没有功夫理会其他的杂事,无论在任何世界,自身的实力始终排在第一。

“唉!好吧!”鲜于燕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被孙茅搀着到一个屋子了包扎伤口去了。

村子里,那些着火的茅草屋已经焚烧殆尽,火苗被渐渐的控制住,没有受伤的村民和妇孺一起动手,哭泣着将死去村民的尸体抬到一旁,准备入土为安。

“初平二年!常山郡真定县!”

郭龙真想着脑海中的记忆,心绪有些复杂,没想到这一次的轮回,竟然来到了三国世界,刚才简单的观察了一下,村里的精壮一个个筋骨粗大,手脚有力,而亭长鲜于燕和贼首黄虎也都有着炼精二重的力量。这样的实力在主世界的军队中足以担任伍长或队率之职,一个亭长和贼寇就有这样的实力,那些三国名将又会有怎样的实力呢?

看来这个三国世界不是那么简单啊!

济南血管瘤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济南血管瘤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济南血管瘤医院主治医生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线医生
济南血管瘤医院好医生在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