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流年】乌衣巷的两把刀(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46:27
小城有不少长长短短的巷子。大多陈旧斑驳,如静卧在夕阳中的一只只有故事的老牛,疲惫地喘着粗气,与时光较量着。这些巷子大多没名字,随便叫个“东巷”、“西巷”,但也有少数有名字的,如“策马巷”、“庄周巷”、“河庄巷”......叫起来倒挺古气,文绉绉的,却少有人能说得上来渊源。
“乌衣巷”便是其中一个叫得出名字的巷子。巷子不大,二十间房子东西横卧,一顺儿灰瓦红墙。每家占据两间,一条巷子便整齐地住上了十户居民。
八十年代末期,每户居民都有点营生。有做教师的,有干理发的,有在食品厂做蛋糕的,也有在政府上班的。形形 。别看巷子小,却包罗了大世界。你若想了解小城,只要走进乌衣巷,便可对小城人情世故窥见一二。
乌衣巷里有两把刀最出名。一个是杀猪的,居民叫他“白刀”。此人姓白,干了屠宰的营生,称呼甚是相符;另一个是医生,居民叫他“黑刀”。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因为此人姓李,长得也白净,斯斯文文的,跟黑刀实属沾不上边。不知最先是谁这么喊的,从此大家都这么喊。只要一提乌衣巷的两把刀,连小孩子也会小手一指,“哝,巷子第一家,门前有夹竹桃花的,是白刀;你一直走,到头,院里有一颗枣树的,是黑刀。”
虽说都是与刀沾着边,两家的日子过得却极不一样。
白刀家的日子过得滋润。每天杀一头猪,或是两头猪。赶上端午、中秋,杀上三头猪也绝对不成问题。白刀的猪肉准成,都是从农村拉来的清一色黑猪,肉味鲜美。几年时间,白刀便赚得盆满钵满。
黑刀家的日子却过得有些寒酸。黑刀在农村医院上班,每天早出晚归,却开不出工资。说是国家给攒在那里,但不拿到手里,谁心里都没个准成星。偏偏儿子上学要花钱,母亲身体也体弱多病,每年要住几次医院。黑刀的媳妇在食品厂上班,每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这一家的日子过得长吁短叹。
终于黑刀的母亲又一次住进了医院。这一次是大病,要花大钱。黑刀夫妇俩一筹莫展。还是黑刀媳妇想出了主意,“要不,咱向白刀借点?”黑刀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他是实在拉不下面子。黑刀媳妇真就去借了。白刀很爽快,拿了5000给黑刀媳妇,说不够再来拿。仿佛黑刀家的金库放在白刀家里。
有了钱,黑刀母亲的病很快治好了。两家的关系也更亲密了。秋天枣儿熟了,黑刀媳妇会挑出上好的一捧送给白刀一家品尝;而白刀的媳妇也把成熟的花种给黑刀媳妇留着,黑刀媳妇说,她来年也种两株花。说不定种上花了,家里的日子就亮堂了。
白刀的儿子长大了,学习一直不怎么好,他干脆跟父亲一起干起了杀猪的营生;黑刀的儿子爱学习,一直努力念着书,最终考上了省城的大学。白刀的儿子要结婚了。白刀用这些年攒的钱给儿子在小城中心买了栋楼房,小两口乐乐呵呵地搬了进去。黑刀的儿子读完大学,又读研究生,硕士,博士,这读书的劲头有增无减。
黑刀早就调进了小城的中心医院。因为他医术精湛,临床经验丰富,找他手术的患者络绎不绝。黑刀家的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
白刀知道黑刀的儿子早晚要在大城市安家,但听说大城市的楼房贵得吓人,不知黑刀能否负担得起,两家多年的感情让白刀不能袖手旁观。一天黑刀下了班正经过白刀家门前,白刀就把憋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我说黑刀,儿子在省城买楼,要是钱不凑手,支一声哈。”白刀说得吞吞吐吐,搓着大手掌,好像自己要向黑刀借钱一样。黑刀爽朗一笑,“白哥,不用了,别说给孩子买楼的钱,就是娶上十个八个媳妇的钱我也有。再说,你现在日子不好过,杀猪生意不景气,你得攒点养老哇。”
黑刀身子轻盈地飘走了。白刀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听到黑刀说话底气这么足,仿佛把他憋在心里多少年的晦气一下子都在白刀面前释放了出来。
第二天早晨,白刀身体懒塌塌地,就不太想出摊。现在生意不景气了,小城杀猪的似乎遍地都是。而且要你到固定的摊位去卖,一天下来,一头猪也卖不了,赚的钱屈指可数。
乌衣巷要拆迁改造的消息纷纷扬扬传来的时候,老邻居们坐不住了,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只等着哪一天推土机轰隆隆响起来,回来拿钱就是了。白刀没走。一是小城楼房涨价得厉害,他已经买不起楼房,又不想拖累生意不景气的儿子,便一直住下来;二是他对乌衣巷太有感情了。从他光屁股那时起,就在这条巷子里野孩子一样疯跑,谁家门檐上多了几块砖,长出了几棵草,他都知道。对乌衣巷好像是自己的另一个孩子,实在是太有感情了。陪伴白刀的还有黑刀。黑刀没走,但他在市中心买了楼房,随便哪一天想走,就有地方住。不像白刀,走了只能露宿街头。黑刀没走,还有一个更隐晦的原因,他是羞于启齿的。那就是白刀留一日,他黑刀就要留一日。他就想让白刀看看,三十年河东如今变成了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所以他每天宁愿步行五里路去医院上班,也不愿住进市区,虽然上班近了,却离白刀远了。
白刀心里感激黑刀。到底是老邻居,晓得他寂寞,明明家里有那么好的条件,却侠肝义胆地愿意留下来陪他。有时候两个人也坐在一起喝一盅,说说乌衣巷,说说这些年好了又坏,坏了又好的日子。上了岁数的两个人都有些泪光盈盈。一瓶酒喝完,白刀和黑刀的心里都得到了释放和满足。
一天傍晚,白刀收了工回来,习惯地沿着空荡荡的乌衣巷转悠着。还没走到巷子口,就看到黑刀被两个警察模样的人带走了。等白刀跑到警车面前,只看到黑刀那一头白发在傍晚的风中狂乱地舞动着。被警察一推,黑刀就跌进了车里。白刀吓傻了,他像做了梦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来,白刀听老邻居说,黑刀在手术中出了医疗事故。如果仅仅是医疗事故,警察也不会带他走。还因为黑刀收了家属的红包,这些年他不断地收受红包,还私自高价卖药。
乌衣巷渐渐安静下来。安静到只剩下白刀最后一家人。白刀没事时依旧绕着巷子走一遍,走到一家门前就停下脚步,随手撂下挂在门檐上的蛛网,拔掉长在墙缝中的野草。当走到巷子口的时候,他再也挪不动步了。黑刀家的枣树不知何时已经挂满了红彤彤的枣子,枣子没人吃,只引得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飞来飞去,也不知吃到了还是没吃到。白刀的心就在那一刻生生地疼了起来。
晚上回家,他对媳妇说,“明天说什么咱也得去看看黑刀一家,一定得去看看。”白刀焦急的神情似乎在告诉媳妇,他一分钟都等不得了。

共 24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时光如水,世事如云。今天拥有的不代表明天依然存在,今天没有的也不代表明天不会到来。作者这篇文章描写了白刀和黑刀两个人的兴衰起落。在这兴衰起落中,有时代的变迁,也有个人的原因。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日子过得滋润时,要有一个长远的打算和规划;日子过得贫穷时,也不必叹气,只要心向上,美好总有一天会到来。作者没有用大道理来评说任何,读者读完全文却一定能从中感悟到其中的道理所在。一篇富有正能量的文章,值得品读。【编辑:舒】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8200008】
1 楼 文友: 2015-08-19 07:26:01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还描写到黑刀与白刀之间的情谊。
不管钱财多少或地位高低,他们都是肝胆相照,这点值得学习。

白刀后来的 落 ,这一点非常值得人去深思。

问好作者。祝写作愉快! 你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万里路。
2 楼 文友: 2015-08-19 08:54:59 时代变迁,世事难料、人心难测。朴朴实实踏踏实实生活过日子的人,心里也是踏实的,心术不正投机取巧利益熏心的人总有一天会落马。白刀白,黑刀黑,白手起家心里安,黑心最终不落好。采撷生活中平常的人平常事,看似朴实的文字,却蕴含着不言自喻的道理,给人启发,发人深省!祝写作愉快!
 楼 文友: 2015-08-19 16:47:29 作者不写乌衣巷的由来,只写乌衣巷里的两把刀,从两把刀的一生里,让读者感悟到了生活的不易,人性的善变。白刀的人生始终如一,富不耀富,贫不说穷,把人情看得重;黑刀的人生就如他自己所说,从河东到河西,发生了质的改变,富了的黑刀并没想报答白刀在他落难时的援助,而是将此看做了此生的耻辱,乌衣巷的改造,让留下来的黑白两刀显露出了两种不同的人格,憨厚的黑刀或许从没想过白刀留在乌衣巷的真正目的。作者最后的落笔,留给读者很大的思考空间, 人间正道是沧桑 ,古老的乌衣巷见证了每一次裂变的真谛,读后令人唏嘘!
颇有讽刺意义的一篇文,感谢作者分享,祝在流年写作愉快!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4 楼 文友: 2015-08-20 09:17:5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5 楼 文友: 2015-09-02 09:57: 9 逝水流年文学社团本季大型主题征文【茶】正在火热进行中,诚邀您的参加!
请您移步流年论坛,点击并阅读【茶】流年社团大型征文启事。
此次征文截止日为2015年10月 1日,征文奖品:江山古道有机茶(春螺或滇红)一份。期待您的关注与支持!

流年社团第九期双同题征文【荒城/玻璃心】也在进行中,截稿日期为2015年12月 日,此次征文的奖品为顾问江凤鸣先生的散文集《凤鸣梁溪》、《烟雨里的粉墙黛瓦》或社团专栏作家朱成玉先生的散文集《爱一朵花陪它盛开》。

同时,社团还征集优秀的中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剧本等体裁作品,期待您的赐稿。
社长 纷飞的雪 携社团全体编辑、评论员期待您的来稿,期待阅读您的真情之作,祝您创作丰收,事事顺意。

逝水流年文学社团: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产褥期可以用的护理垫
小孩口舌生疮
成人拉拉裤怎么穿
小孩半夜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